东方6+1:業務開拓

您的位置: 东方6+1 - www.業務開拓
學前教育要發展加快立法很關鍵
發布時間:2020-01-04      來源:东方6+1       點擊量:774

东方6+1 www.poiyt.com   摘要

  近年來,我國學前教育雖取得長足發展,但仍然是教育體系中的薄弱環節,與日益增長的人民群眾的需求相比,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愈加突出,特別是管理體制、投入體制、辦園體制、教師政策等方面嚴重滯后于發展的需要,在不少中西部農村地區幼兒園……

  編者按:近年來,我國學前教育雖取得長足發展,但仍然是教育體系中的薄弱環節,與日益增長的人民群眾的需求相比,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愈加突出,特別是管理體制、投入體制、辦園體制、教師政策等方面嚴重滯后于發展的需要,在不少中西部農村地區幼兒園運行困難、合格師資匱乏、教育質量不高,百姓對“入園難”“入園貴”反映強烈。

  新時代新形勢下,如何從加快推進學前教育立法進程入手,進一步規范其性質定位、政府職責、管理體制、機構資質標準與教育質量、督導評估等,保障學前教育事業健康、可持續發展,亟須深入探討、扎實落實。

  “入園難”“入園貴”仍突出根本之策在立法

  學前教育事業作為國民教育和社會公共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直接關系今天全體兒童的身心全面健康發展、國民素質的整體提升,而且直接關乎滿足人民群眾對子女接受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的美好向往;對國家經濟社會發展、文化傳承,對實施脫貧攻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二孩”等國家戰略,具有重要的基礎性、全局性和先導性作用。同時,今天的學前兒童,無疑將是國家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生力軍,是實現現代化強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主力軍。因此,大力發展我國學前教育,辦好普惠、有質量的學前教育,不僅是民生,更是關乎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社會和諧穩定和未來發展的國計。

  而近年來,我國學前教育取得了顯著發展,但仍然是教育體系中薄弱的環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因而“入園難”“入園貴”的問題在城與鄉仍然突出。據統計,到2016年底,我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為77.4%,這意味著仍有近1/4的兒童無法接受學前教育。特別是在廣大的中西部地區、貧困山區,發展的不充分、不平衡問題更突出存在。據調研,在我國中西部的連片特困地區,學前三年毛入園率普遍在50%以下,不少貧困縣甚至僅30%~40%。另外,在不少中西部農村,一些幼兒園因缺乏經費運轉困難;不少已建園因缺乏師資開不了學;一些幼兒園因缺乏專業合格教師,或小學化嚴重,或教育質量不高。存在上述問題的直接原因是對學前教育性質、定位缺乏真正認識,一些地方政府對發展學前教育責任落實不到位,學前教育管理體制、投入體制、辦園體制、教師政策等嚴重滯后,與新時代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需求、人民群眾迫切期望不相適應。

  而更上位、最根本的,在于我國沒有《學前教育法》,缺乏對上述這些學前教育改革發展中的深層次、關鍵性問題和體制機制做出明確的法律規定。近年來,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入園難”“入園貴”問題,特別是近期出現的引起強烈社會反響的“虐童”事件,均與此密切相關。

  學前教育立法 須遵循四個理念

  面對新形勢新要求,為著力補上學前教育這個教育鏈條上的“短板”,啃下這塊“硬骨頭”,在短時期內快速、有效地擴大普惠且具有質量的學前教育資源,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并有效支撐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社會和諧穩定、脫貧攻堅、全面小康和“全面二孩”等戰略實施,關鍵在堅決加快推進學前教育立法進程,以法律的形式明確保障學前教育的公益屬性、政府責任,著力解決管理體制、投入體制、辦園體制和教師身份待遇政策等根本問題,以保障我國學前教育事業新形勢下的健康、有效發展。

  法律的確立及有效,首先來自于立法理念。從這個角度來說,學前教育立法,必須遵循四個理念:

  公益與普惠。 明確學前教育的根本屬性是公益性,堅持公益與普惠的基本原則,將學前教育納入基本公共教育服務體系和公共事業。

  政府主導。

  明確并強化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在發展學前教育事業中承擔主導責任,主要包括制定事業發展規劃,完善管理、投入、辦園等體制機制,制定政策,加強教師隊伍建設,建立普惠與質量等標準和督導評估體系等。

  改革與創新。 明確不“唯公”而“唯普惠與質量”,有效盤活各類資源,真正建立起以公辦園、公辦性質園和普惠性民辦園等為主體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系。

  公平與均衡。

  堅持?;?、抓關鍵、補短板、促公平、提質量的原則,重點向中西部、革民邊貧和農村等地區傾斜,并優先保障城鄉困難家庭兒童、孤殘兒童、流動和留守兒童等弱勢群體接受學前教育。

  立法實踐過程 當突出九大重點

  一旦理念明確,實際的立法過程中,就自然要通過法律條文的明晰來確立立法理念得以堅持和實施。那么,在學前教育立法中,業內長期呼吁也在不斷嘗試和實踐中驗證這以下幾個方面,應該在立法實踐中得到突出體現。

  以法律的形式,明確學前教育性質、定位。

  明確學前教育是國民教育和社會公共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是基礎教育的重要組成與基礎,直接影響兒童身心全面健康發展、國民素質整體提升,而且是直接關涉滿足群眾對美好生活向往的民生,更是關乎經濟社會發展、社會和諧穩定和未來發展的國計。

  明確政府的主導責任與相關部門職責及分工協調機制。

  明確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在發展學前教育事業、提供公共學前教育服務中的主導責任。明確政府的主導責任是多方面的,包括:制定發展規劃、改革完善管理體制、投入體制、辦園體制、教師政策等。明確規定教育、財政、發改、人社、編制、住建、國土等部門的職責,并教育部門主管、有關部門分工合作的工作機制。

  明確學前教育管理體制與機構。

  明確建立“省市統籌,以縣為主”的學前教育管理體制,規定中央、省、地市和縣等在發展學前教育事業中應承擔的主要職責。明確加強省級政府對本省域內學前教育的統籌領導責任;縣級政府對縣域內學前教育的管理指導、教師培訓、質量督導等主體責任。

  明確建立學前教育財政投入體制和運行保障機制。

  明確規定在中央和地方各級財政性教育預算中,應單項列支學前教育財政投入,并逐步加大各級政府教育投入中學前教育投入的比例;應建立涵蓋公辦園、公辦性質園和普惠性民辦園在內的生均公用經費標準和生均財政撥款標準,并重點加大對各類普惠性幼兒園的投入力度。著力加大對教師隊伍建設的投入。確定城鄉學前教育發展不同的投入體制;并著力加大中央財政對中西部地區學前教育的轉移支付力度,并對革、民、邊、貧地區實行制度化的傾斜投入。應建立政府和家長共擔的學前教育成本分?;?并相應建立對城鄉弱勢群體的扶助機制。

  確立以公辦園、公辦性質園和普惠性民辦園為主體并共同發展的辦園體制。

  明確建立靈活、多元、開放的辦園體制,大力發展和支持公益、普惠性學前教育機構,有效擴大與盤活各類性質普惠性幼兒園。大力發展公辦園,提供“廣覆蓋、?;?、有質量”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參照公辦園財政投入和教師管理政策,著力加大對公辦性質園的支持力度;并積極支持與促進民辦園提供普惠性教育服務;以改革和創新的精神,積極探索多類型混合制幼兒園發展。農村和貧困地區,以政府投入的公辦園為主,鼓勵和支持社會力量辦園;城市、縣城地區,在加大政府投入的同時,廣泛發動和支持社會力量投入辦園,形成公辦、公辦性質和普惠性民辦園共榮互促、有序發展的格局。

  明確幼兒教師的身份地位,待遇、專業發展等基本權益保障。

  明確幼兒教師的身份與地位,同中小學教師從事基礎教育工作,是基礎教育教師的一部分;因此,明確幼兒教師與中小學教師享有同等的政治地位、經濟地位、職業地位和社會地位,并保障其基礎工資、社會保障等待遇與專業權利。完善幼兒教師資質、準入和招聘制度,建立符合幼兒教師職業特點的考核評估機制;建立單列的幼兒教師職稱序列,制定幼兒教師職稱標準;并明確保障幼兒教師培訓與專業發展權益,將其培訓納入各級政府的基礎教育教師培訓體系中。

  制定學前教育機構辦園、管理與質量等標準。

  明確學前教育機構的舉辦者、教師、場地、設施、衛生、安全等方面的資質要求;并明確學前機構登記注冊、審批管理、終止撤銷等方面的程序與要求。明確省市級教育部門應會同相關部門研究制定幼兒園準入資質標準、辦園規范、教師資質標準、教育質量標準等,并建立學前教育機構及教育質量的考核評估制度,加強對學前機構的監管,提高學前教育質量,保障幼兒身心健康成長。

  建立健全學前教育督導評估與問責制度。

  明確建立學前教育事業發展與質量的評估制度,各級政府應將發展學前教育納入政府職責與考核評估范疇,將發展學前教育責任落實及規劃實施、經費投入、教師隊伍建設、安全與質量保障等情況作為考核教育、財政、人社、發改、編制、建設等相關部門及其領導工作的重要指標。建立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學前教育發展責任落實的督導、公示和問責制度。

  建立優先保障貧困地區和弱勢群體的學前教育扶助制度。

  建立對中西部農村地區和革民邊貧地區的傾斜性支持制度;建立面向弱勢群體的學前教育基本免費制度,重點保障家庭經濟困難兒童、孤殘兒童、留守兒童等群體接受學前教育。

  (作者:龐麗娟,系民進中央副主席、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副院長)

{ganrao}